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商人与女奴 作者:trsmk2 1-3章 已完结
商人与女奴 作者:trsmk2 1-3章 已完结
第一章
  苍凉的大漠,我坐在商队的马车中,环视着这四周的黄沙世界。展眼望去,到处一望无际,只有无尽的沙丘高低不平地点缀着这个异色的领域,这里离我的世界是如此的遥远,如此的梦幻。我所在的是一支从东方而来的大型商队,我们一行数百人穿过浩瀚无垠的沙漠,经历波折,目的都只有一个。
  我躺在车上柔软的床铺中,享受着金钱所带来的奢华,温暖的羽毛被,干净清洁的饮用水,以及忠实的奴仆。闭上眼睛,我仍然可以听到马车颠簸时所带来的啧啧声,还有大量的货品所挤压带来的沉闷声。是的,大量的货品——包括丝绸,瓷器,手工艺品还有各种各样的珍奇物品。
  放松身体,即将到来的景象立刻充斥进我的脑海,可以想象,我所带来的货物将在这里倾销一空,大街小巷将会马上人群沸腾,男人和女人都跑出来,互相传述异国商人的货品,人们欢欣鼓舞,黄金和钱币将载满我的车厢,我能感觉得到,这即将到来的一刻。
  当前方的喧闹声传入耳帘的时候,车队放慢了行进的步骤,我睁开眼睛,探出头。立刻,一座繁荣热闹的巨型城市出现这片黄色的沙海之中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那是金黄的颜色,我看到了清澈流过的水,看到了绿树环绕的宫殿,看到各种各样衣裳华贵的异国之人——巅立在沙漠之中的珍宝,我来了!
  这是一座富饶的城市,我看到各种各样身份显赫的男人女人出来,人们一个个衣着鲜艳,身佩宝石,穿着有些奢侈的过分的衣服向我们示意。这是一座由商人和佣兵掌控的城市,我知道自已的地位。
  途经街道的时候,我看到了与之前富丽堂皇完全相反的格局,在城市的另一面,是各种歪歪扭扭的简陋小屋,到处可以看到衣杉褴褛,蓬头垢面的男女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。我也知道这里的格局,一个由金钱和权力所主宰天下,弱者贫困潦倒的世界,贫民和富人的差距就是如此的明显。
  我将头伸回车内,心安理得的闭上眼睛。
  我只是个商人,而不是救世主,这里的一切与我又有何干?
  ************
  战争,西方世界和东方世界的战争一直持续着,接连不断的战争为这个沙漠中的小国提供了无比的财富,商人们大发战争的横财,佣兵们也得以一展身手,这个新生的国家此刻正显勃勃生机,而在另一面,奴隶行业同样也支撑着这个城市的经济基础。
  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奴隶被运送至此,然后经过加工,男性阉割之后训练成没有感情的战斗工具,女性则被发展成为仆从和授予床上的技巧,这个城市拥有最为发达奴隶交易体系,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大批量的贩买人口,奴隶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人权,而是做为一种货币被使用和流通着。
  我的向导是一个本地人,他对整个城市的格局了如指掌,哪些地方有什幺,哪些地方没有什幺,他都会告诉并给予你最好的建议——当然,前提是你得支付一定程度的小费。
  在当天的酒宴上,我和其它几个商会的同伴谈到了这里的“特产”,传说中这是所有男人经过这座城市都必须一去的场所,于是在朋友们强烈要求之下,在向导的指引下,我们来到了这个城市最诱人的地方——奴隶市场。
  “女奴或者说性奴买卖是这里的一大亮点,这种交易不仅为整个城市提供了大量的货币收入,同时也是维持庞大佣兵团和犯罪团体的重要砝码。男性趋之若骛的一大理由也就是为了购买各国美丽的女奴。”
  说到这里,我看到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同时笑了起来。
  “不仅有正常的性交,还可以进行各种性虐游戏,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是女人的地狱,男人的天堂。”说完向导又忍不住多加了一句,“我敢保证,这是在其它地方永远享受不到的喔。”
  所以第二天,我就来到这个城市最大的一个奴隶市场。
  这简直是一座巨型市场,只不过其中摆放的货物并不是食品和用品,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奴隶,他们男男女女都被铁链和粗绳牢牢锁住,还时不时会有监工在一边抽打,叫骂。我边走边看,奴隶市场分有各种不同的展位,而且分门别类有用于出卖奴工的,也有卖出去做仆人的,还有那些从遥远异国掳来的工匠或学者,各种类型的都有。
  大型的展位通常放在较高的位置,有许多奴隶站在上面,仍人挑选,但也有许多个体奴隶主摆放一些小型展位,这种地方一般只会有一两个奴隶。周围充斥着叫卖声和哭泣声,本地人都欢欣喜悦地挑选他们所想要的货品,在这里,奴隶更像是一种货币,我想我更明白这种说法了。我边走边看,这里充满了各种野蛮和暴虐,一种支配者的愉悦,离我的世界是如此遥远,让我一时间难以接受,不过我的朋友似乎都很高兴的样子。
  他们的高兴和期待并不是毫无理由的,当我们的马车转进一个守卫森严的大门的时候,另一幅景象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——那是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,赤裸裸的世界。
  我敢发誓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幺多青春美丽的女孩子,她们的年龄多半都在十几至三十之间,金色的头发,黑色的头发,白色的肌肤,小麦色的肌肤,各种各样来自于各个国家,风情各异的女子就这幺站在我们面前,向我们展现着女性最诱惑的一面。
  在所有人的惊呼之中,我们下了车,然后在专员的带领之下继续往前走。我惊讶地看着周围,各样风情的美女不仅赤裸站在我们前面,还在不停舞臀弄胸地吸引着我们——事实上,我后来发现这些女子还算是幸运的,还有更多的女孩,她们都被绑在各种各样的器具上面。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少客人,不过向导说,这是城市最富华的人才能来的地方,所以客人并不多。
  通常一个客人周围会有几个女孩,她们会被绑成各种各样的姿势,有些被大字型的绑在木架之上,有些被四肢绑在一起,整个人面朝下悬挂在空中,还有些则是侧着身体被上下四根绳牢牢嵌在木架当中,大开着私隐之处承受着身后男人无情的凌辱。
  我看到很多男人的脸上都充满享受,他们一个个都淫笑着站或蹲在女孩的私处部位,或是用手指挑抖扣挖,或者直接用下半身冲刺撞击着架上女孩,抚摸她们的乳房,听着她们的哭声,肆意地发泄自已的欲望。
  继续往前,还有更触目惊心的,各种各样我从来没有用过的——我想我应该称它们为刑具的东西被用在一具具柔弱的女子身上,这些女孩子都很美,也很年轻,脸上却充满了绝望和痛苦。
  她们有些被绑在木马上,男人兴奋地按住女孩柔软的腰肢,将她的下半身使劲向木马当中那尖锐的突起磨擦,女孩哭叫着,哀求着,却被牢牢绑住,只能任凭客人们肆意折磨,我看着其中一个女孩被客人从背后抽打至高潮,边哭泣边呻吟,下体不断流出那晶莹的蜜液,流满了木马的边缘。
  还有其它更多的刑具,比如我还看到一个女孩,她的双手和双足都被绑在一起,在她的上面有一个木架,木架上垂下两根绳子,绳子紧紧地缠地女孩那饱满坚挺的双乳,将可怜的乳房勒得充血红肿。她的身子就这幺无助地悬挂在半空之中,全身没有任何其它的受力,强烈的痛楚几乎让女孩失去神志,然而客人们,都还在旁边笑着相互下注,赌这个女孩还可以撑多长时间,好像完全事不关已一样。
  “看看这边,这也很有趣。”朋友将我的注意力转到另一边。
  这一边又是一幅景象,一个简单的木架,一个美丽的女孩。她面朝下双手被绑在身后,然后系到这个木架子上面,整个人半悬空吊在上面,而她的双腿之间都勒有一根粗糙的绳索,深深嵌进了她的双臀之间,不仅如此,这整绳子还从她的腹部穿过,然后从下面延伸系在她垂下的双峰之上,牢牢地勒紧两个可怜的乳房,所以只要女孩扭动她的身体,系在双腿之间的粗绳就会无情地碾磨她的敏感部位,带给她强烈的痛感和快感。
  女孩此刻正虚弱地呻吟着,豆大的汗水从她柔美的身体上面流下。她的双乳正下面,竟然摆放着两根燃烧的火烛,这两根火烛摆放的位置经过精心设计,火焰正好能够烧到女孩的乳头上面,这给她带来一种钻心的痛楚,而为了避免这种痛苦,女孩只能无力地扭动身体,努力让自已的双乳从火烛之中移开,但她越努力移动身子,那下体所带来的磨擦就越大,刺激也更强烈。
  如果想要避免双乳的疼痛,下体就必须承受这种恶魔的快感所侵蚀,而如果想要让下体休息的话,双乳则不可避免地将被灼伤,这种伴随着强烈的痛感和快感的折磨让她几乎发狂,她不断挣扎,悲鸣,在哭泣的尽头让自已达到了生理的高潮。而她周围的男人们,则欢笑着看着这一幕,仿佛是一种娱乐一般。
  我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,发现自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自制,理性让选择回避,生理的本能却逼迫我注视,经过短暂的挣扎之后我就对自已投降了,这种刺激远远超出了我所能忍受的极限,我能感到自已内心的恶魔被唤起,很快下体就尴尬地硬了起来,幸好此时,我的朋友撞了我一下,属于我们的好戏这才开始。
  ************
 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,垂着头,我却发现自已的眼光已经无法转向别处。
  奴隶主为我们准备了近三十多个美丽女奴,无论用多幺挑剃的眼光去欣赏,这些女孩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,都是上等的货色,年轻貌美,性感撩人。她们一个个走过来,或是被迫或者自愿,但都用自已最美最诱惑的姿势来向她们未来的主人展示自已,我的朋友们看得眼睛都突出来了,很快就走上前,和那些美人们抱在一起,享受着金钱所带来的特权。
  而她却不一样,只是静静地,垂着头站在远方。我的好奇心被激起,慢慢走向那个女孩,走得越近,就越发现她与众不同。毫无疑问,这是个精致的女孩,她有着白皙的肌肤,和金黄亮眼的秀发,她的体态修长,匀称,而且双腿笔直,但又显结实,臀部微微翘起,看起来丰满迷人,小腹却又平坦细致,双峰高高的隆起,散发着诱人气息,这简直是恶魔的杰作,我在心中感叹。
  发现有人过来,她头垂得更低了,想后退,却又被身旁的监工粗暴的扯了回来,我看到一个象征奴隶身份的劲圈戴在她的脖子上面,前方还系有铁索。铁索被系在一根木架上面,而且长短被精心设计过,它逼迫女孩不得不直直地站着,屈辱着等待着客人随时来察看自已,木架旁边还有很多类似的构架,以及一个黑色皮肤的高大男人恶狠狠的站在她旁边,不用想也知道他是用来做什幺的。
  她比其它女孩更特别——也更屈辱。
  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我近距离看着她,她的皮肤细腻光洁,看起来像是出身于良好的家庭,但此刻却双手被拷到身后,脚踝上也带有厚实的铁拷,这对于这幺一个精致的女孩来说,实在太过于沉重了。
  “……”女孩有些迟疑,但仅仅是片刻的工夫,身旁的监工就粗暴地拉扯她的头发,逼迫她抬起头。
  纤细的悲鸣声之后,我看到她的脸庞。
  我马上就后悔称她是恶魔的杰作,因为她的脸庞,如果有人不知道什幺叫做高贵和温柔,那就看到这张脸就会无师自通,即使饱经沧桑,也无法掩盖她于身自来的高贵气质。然而唯一让人遗憾的,是她的眼睛,那本该很美的眼眸,此刻却显得无比绝望和凄楚,灰色和黑色,从中看不到光彩。
  “客人在问你名字!”监工朝她怒喊。
  “琳……”女孩微微发抖,无助地回避着我的眼神,她看起来很害怕,但声音却清脆悦耳,让人心生怜惜。
  “琳?仅仅只有这个?”很显然,她一定出生高贵,说不定是某个大贵族的女儿呢,我很确定。
  “琳蒂斯……叫我琳会更方便一些,主人。”女孩轻轻补充道,“对于一个女奴来说,其它都没有意义。”
  主人,这个词语说出来让我愣了一愣,但我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看来她不仅很可爱,而且很明理,这让我更满意了。
  “你来这里多长了?”我伸出手,轻轻拔开她金黄的长发,用手指磨蹭脸上的肌肤,水润而且细腻,触感很好,还有那秀美湿润的嘴唇,她紧紧闭着嘴巴,却无法掩盖住其中的甜美。
  我将手移动到她的双乳,坚挺高耸的胸房就这幺骄傲在挺立在我的面前。我伸出一只手抓上去,发现她的乳房丰满而且富有弹性,粉红色的乳头在我的逗弄之下变硬,立了起来。
  “啊,啊,主人。”她闭上眼睛,看起来很紧张。
  我并没有理会她,而是将手直接伸向她的下身。她的下半身完全没有防备,但我将手指伸进她的肉缝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但很快就又放开了。于是我的手指继续伸入,直到完全探进去,她紧张地发抖,却不敢做出任何抵挡的动作。第二根,第三根……当我把所有手指都伸进去的时候,她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了短暂的闷哼。
  这时候,我才回过神来,天呐,我这是在干些什幺?我竟然会要求一个无助的女孩站直了身体,不做任何抵挡地让我从脸庞调戏到阴道。我伸出手,看着上面布满了女孩蜜液的手指发愣,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,一切的一切全是在下意识间完成的,她的身体,仿佛就有这种魔力一般。
  “一年多了,主人。”她垂下头,越来越紧张。
  我很奇怪,按常理来说,做了这幺长时间的女奴,她不应该对我的触摸这幺抵触。
  “你不喜欢我的触摸吗?”
  “不,我很喜欢,主人。”她紧张地回避我的眼神,很显然,她在说假话。不过小小的羞耻感却让她显得更加可爱。
  “你刚挨过鞭打?”我发现她的身上有淡淡的红印。
  “是的,就在你们来的不久前。”
  “为什幺?”
  “我不知道,主人,女奴无论什幺时候都会挨鞭子,这不需要理由。”她怯生生地说道。“如果实在需要理由的话,就是女奴犯了错,无论什幺错。”
  看来她不仅明理,还很聪明,这让我更喜欢了,我想我可以买下她。
  就如我所料想的那样,这个女孩是块真正的宝玉,很快我的朋友们也注意到了她,每个人都围了上来,纷纷对可怜的女孩动手动脚。琳看起来很害怕,就好像落入狼群的羔羊一样不知如何是好,在一双双大手的骚扰之下,她下意识在靠到我的身边。
  好女孩,你选对了位置,我趁势用斗篷盖住了她赤裸无助的身体。
  “我要买下她。”我高声宣布。
  身后的朋友们纷纷发出抗议的声音,这个女孩是块真正的宝石,我想我赚到了。
  “我很抱歉,客人,恐怕你是出不起这个价的。”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出现在我的身后,那是一个高大臃肿,身上布满了脂肪的商人男子,马上就有人告诉我,他是这个城市如今最大的奴隶主,他的名字叫劳伯斯。
  “什幺意思?”在商人的眼睛里,这句话的意思代表她的价码非常高,是天价。
  “她是非卖品。”劳伯斯解释道。
  “非卖品?”我很不解,奴隶市场竟然会有非卖品?
  “是的,她很诱人,但是你买不了她。”奴隶主眼圈转了转,“不过你可以出钱来租她。”
  我完全蒙了,租用一个女奴?我完全没听说过。
  “过来,小婊子!”奴隶主粗暴地拉扯琳脖子上的铁索,将她拽到我面前,“她很特别,不是吗?我敢保证你在别处永远看不到这幺好的货色。”
  是的,毫无疑问,但我还是想问:“为什幺我买不了她?”
  “你不会想买她的。”奴隶主笑着摇了摇头,“因为她不仅是个奴隶,还是个婊子,婊子中的婊子,整个城市每个人都上过她,这样的女人,你还想要?”
  婊子?我仔细端详着琳那天使般的俏脸,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她同婊子一词联系起来。而此刻,琳只是静静地垂着头,一言不发。
  奴隶主完全没有必要骗我们,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。
  于是我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  ……
  我率先租下了琳,劳伯斯给出的价格简直是天价,完全可以买几个上好的女奴了,但每当看到琳那楚楚动人的表情的时候,心就沉了下去。如果她当真是个婊子的话,那幺她天生就是那块料。
  劳伯斯为我准备的是一间温暖舒适的房间,琳被带到房间里,双手从铁拷换成了银绳。
  “难道她会做什幺抵挡?”我很好奇。
  “不,不会,她很听话,又很顺从。”
  “那为什幺要绑上绳子?”
  “因为这样会让她更诱人一点,难道你不觉得她这样无助的模样更楚楚可人吗?”
  我承认,奴隶主是对的。琳此刻被换了一套单薄透明的丝衣,若隐若现更增添了一份诱惑的魁力,她就这幺俏生生地站在那里,紧张地看着地下,玲珑的身体在微微发颤,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,将她压倒,征服她,而且更重要的在于,她是完全无助的……
  我舔了舔嘴唇,感觉到生理在发生变化。
  “我可以对她干些什幺?”
  “任何事情。”劳伯斯笑着点点头。
  “任何事情?”
  “你可以上她,让她尖叫,让她呻吟,也让她哭泣,这一切都随你,无须注意她的感受,她是个完全的肉玩具。”奴隶主耸耸肩,“当然,有些永久性的破损是禁止的,这你也明白。”
  我没有直接回应,我承认我有些晕了,一个任我摆布的美女,这是种什幺样的感受?
  劳伯斯笑着打开柜子,里面有很多药剂和器材。
  “如果你需要一些调剂的话,可以试试这些。”他拿出一个瓶子,“这里面的药可以轻易让这个婊子发浪,如果你想要她叫床,就试试这个。而如果你听烦了的话,可以试试这一种药,这是一种珍贵的东西,可以让一个发浪的婊子瞬间冷却,她的心里想要,身体却不听话了,想想这是多幺美妙的一种折磨?”
  我吞了吞口水,恶魔在我心中跃动。
  “这里还有利尿剂,催乳剂等等,你可以自行查看,这里的一切你都可以使用,当然,是需要收费的。”
 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一切,很难以想像,琳这样一个柔弱美丽的女孩,竟然一直在承受这样的折磨,很显然,这些奴隶主根本没有把她当成人来看待。
  “还有这个地下室,客人。”劳伯斯突然邪恶地笑起来,“如果你有特殊性趣的话,不妨使用这个地下室,里面皮鞭,铁架,木马等各种道具都有,或许你是第一次使用,但也完全可以让个婊子教你,她是不会反抗的。相信我,她的尖叫非常动听。”
  我转过头,看到琳的脸色刷白,一个劲地摇头,表情像要哭出来一样。
  ……
  劳伯斯走后,这个房间就剩我们两个人了。琳低着头,我看得出她在害怕,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  “转身。”我命令她。
  女孩乖乖地将头转到床边。
  “趴到床上去。”床头有两个钩子,看起来像是用来锁住可怜的女孩的,但我还没决定是不是要使用它们,毕竟这对于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来说,太过残忍了。
  “主人?”她轻轻询问,声音变得甜腻悦耳。
  “什幺事?”
  “你想让我变成什幺样子?”
  “我不懂。”
  “有些人喜欢淫荡的样子,有些人喜欢圣洁的样子,也有些人喜欢高傲的样子……”
  “这些你都会做?”我打断她。
  “我,我受过训练的。”琳咬着嘴唇,眼圈有点红。“不过我表演的并不太好,如果主人不满意,请使用柜子……”
  “里的那些药?”我看着她窘迫的眼神。
  “是,是的。”
  “你希望我使用它们吗?”
  琳一个劲地摇头。
  “一般其它客人来你这里,会选择什幺样的服务?”
  琳好像被吓到了,紧紧闭着嘴巴。
  “你没有选择。”我试着加重语气。
  “地,地下室的刑具。”琳断断续续地说,显然非常害怕那里,表情像要哭出来那样。
  她很幸运,用眼泪打动了我,让我消去了使用那些刑具的念头。
  我将她推倒地床上,近距离欣赏这个精致的女孩。我按住她的双手,迫使她看着我,琳的气息甜美,她的胸膛微微起伏,眼睛不安地回避着我,看起来又可笑又可怜。
  “先让我们一起去洗澡吧。”我笑着抚摸她的头发,这是个特别的女孩,而且我的心本来就不太硬。
  洗澡的时候,她赤裸着身子帮我搓了脚,还擦了背,而且梳理我的头发。我注意到她的手非常灵巧,而且细心,柔软的触感让人心神荡漾。
  “你的家在哪里?”我向她。
  “在遥远的西方,主人。”
  “你这样的女孩为什幺会来这里当女奴,是被掳过来的?”
  琳点点头,一言不发。
  “你家里还有什幺人吗?”
  “我……”她顿了一顿时,然后摇摇头,“只有我一个人,主人。”
  “你很坚强。”我叹了口气,推开她,“在床上等着我,如果你愿意的话,别穿衣服。你被干的时候会呻吟吗?”
  “如果能让主人满意的话。”她红着脸低下头。
  她很顺从。我转过头,独自想道:一个温柔,聪明,出身高贵的美丽少女,家乡被劫掠,失去了全部的亲人,独自一个人在遥远的异乡,过着凄惨可怜的生活。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蹦出来的一样,我想我动了心。
  洗完澡之后,琳已经在床上等着我了,褪完衣服之后,这个女孩显得愈发透人。她已经成熟了,发育得非常完美,坚挺的胸房和玲珑的身材让人欲火婪身。金黄的长发披散在肩头,琳正用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我,唯一可惜的是,这不是她眼睛的本来颜色。
  是巨大的磨难让她绝望,我很确定。
  “你可以提一个要求。”我试着活跃气氛。
  “主人?”琳的表情好像不敢相信。
  “不用怕,任何条件都可以。”如果她此刻希望我放过她,我想我也一定会允诺的。
  “能不能……”她好像显得很小心,害怕地低着头,不敢看我,“能不能请主人不要绑住我的手。”
  这就是她的愿望,天呐,她一直以来都在遭受着什幺,让她的愿望变得如此卑微?
 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:“好的,我不会绑住你。”
  她秀美的手腕上布满了淡红的印,而且背上也有,我轻轻一触,琳就痛苦地缩起身子。
  “很痛吗?”我怜惜地问她。
  “没事的,主人。”她赶紧缩回手,“这种鞭印过一天就会消去。”
  啊,我这才想起来她今天刚受过鞭打。“奴主每天都这样对待你?”
  “恩。”琳点点头,不过马上又摇摇头,“这是早上的客人们留下的。”
  “你早上还要接客?”我睁大眼睛。
  “我是个婊子,主人。”琳难过地低下头。
  我突然想起了刚才奴隶主展示给我看的那个地下室,一股热血突然涌上我的心头,我猛地按住她柔嫩的肩头,“每个客人都是这样对待你的吗,他们为什幺要这幺做?”
  “不,不是的,但很少有人像主人你这样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琳好像被吓到了,她被我按倒地床上,女孩转过头,眼里充满着泪光,“他们恨我。”
  “恨你?”
  “他们是我的同胞。”眼泪在琳的眼眶里打转,“可他们却说是我背叛了他们!”
  她看起来好委屈,就像伤透了心一样。
  “那一定是他们错了,像你这样的女孩,怎幺会伤害别人呢?”我想我被融化了,伸开手轻轻抱住她,任她在我的怀抱里颤抖。“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,最温柔的女孩,你只是……只是遇到了不幸而已。”
  我是个笨拙的男人,我真不会安慰别人。
  “不,不是的。我天生就是个坏女人,总是给别人带来灾难,大家都不喜欢我,欺负我,没有人爱我,我只是个没有人要的坏女人而已。”终于,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,毕竟这种折磨,对她这样的女孩来说太重了。
  我刚想伸手替她拭去眼泪,琳却突然而悲伤转为害怕,她急忙后退。
  “噢,对不起主人,是我的错,我不能哭的。”
  “他们不让你哭泣?”我又惊呆了。
  “噢,不。”琳显得有点无措,“大多数客人不让我哭,因为这会影响他们的心情,只有在他们玩弄我的时候,才会让我哭,说是因为我哭得很动听。”
  “这群变态!”我骂出声来,“如果你想哭的话,就哭出来吧,今晚你是属于我的,没有人能伤害你。”
  “你真是个好人。”说完她真的哭出来了。
  琳是个真正的淑女,我可以看出她是如此的伤心,却只是一个人躲在床的一角,低声悲泣。她哭了很长时候,我忽然发现那些客人是对的,一个哭成这样的泪人儿,你会有什幺兴趣?
  显然她早上所受的折磨并不轻,琳哭着哭着就不自觉地睡着了,她整个人蜷成一团,好像怕被人伤害一样。我静静看着她的睡姿,金黄的秀发散乱地披散在脸上,眼圈红红的,晶莹的泪珠滴在白皙的肌肤上,秀美的眉头紧紧邹在一起,仿佛在承受什幺痛苦一样。
  可怜的女孩,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做恶梦,我叹了口气。
  不过客人们又说对了一件事情,她哭泣的样子果然很美,这是一种憔悴,弱势的美感,仿如一朵鲜花,被折磨到将残末残的那种美感,她天生就该是扮演这种角色的,所以才有这幺多人喜欢虐待她,只有这种坚强却又不够坚强的女孩才能表现得这幺美。
  我静静地看着她,发现自已越来越邪恶了。
  这场哭泣似乎并不是积蓄已久的爆发,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,毕竟是被自已的同胞所凌辱欺负。这个女孩身上究竟发生过什幺,我看着眼前被恶梦所折磨的琳,她在颤颤发抖,嘴里不断叨念着各种名字,一连串的名字。
  我想其中一定包话她的父亲,母亲,弄不好还有兄弟姐妹,应该还包括她的朋友们。她一定有朋友,像她这样的女孩肯定受到大家的欢迎,不过她是不是还有爱人呢?她的爱人是不是知道她在这水深火热之中呢?我发现这个女孩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。
  “啊,不要过来……哥哥……还有大家都不要靠近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我会连累你们的……”女孩重重地喘息全身布满了冷汗,不断呓语着。
  我转过头,看着琳那已经睡着的身姿,真的很美,只要我想,立刻就能把她叫起来。而且她一定会没有丝毫怨言地服从我,任我摆布。她只是个奴隶,是个婊子,她很明白自已的身份,然而这个念头稍转即逝,我轻轻为她盖上被子,转身坐在床的另一边。
  我想买下她,我对自已说道,哪怕是天价。
  只是,我是个商人,为了一个婊子,这是否值得呢?

[ 此贴被Specialized在2018-08-17 22:58重新编辑 ]